學術研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學術研究 > 論文薈萃 > 正文

快遞未保價不應成為企業免責的理由

發布時間:2019-12-16 16:54:14 中國經濟網

問題:
未保價貨物在快遞過程中滅失或損毀,適用哪些法律規范?如何看待快遞企業的格式條款?是否保價會不會影響全額賠償?
專家: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學會商法學研究會副會長 葉林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成員 邱寶昌
江蘇圣典律師事務所律師、高級合伙人 吳世柱
專家觀點:
◇我國法律和行政法規均將快遞服務視為民事活動,在處理相關民事糾紛時,應當主要適用合同法而非郵政法。
◇快遞企業對通常使用的格式條款應負有說明解釋的義務,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與寄件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
◇是否選擇保價,是寄件人自主決定和選擇的事項,不應成為快遞企業免除違約或侵權責任的理由。即使寄件人未選擇保價,也不能免除快遞企業的全額賠償責任。
一批價值1.3萬元的貨物在快遞過程中不慎丟失,因未保價,快遞公司表示只能賠償1500元;一組價值3萬余元的手機配件在快遞途中失蹤,因未保價,涉事快遞企業表示只能賠償300元……“雙十一”剛過不久,關于快遞服務引發的糾紛頻發,引起社會關注。那么,因貨物未保價丟失或損毀,快遞企業就能不賠或者少賠?這合理合法嗎?
郵政法的規定能照搬嗎?
“寄送貴重物品自己不保價,怪得了誰?”“我付運費讓快遞送貨,貨丟就該全額賠償,這沒毛病!”……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對于快件未保價后丟失,網上觀點呈現兩極分化,一方認為寄件人對物品不進行保價,未盡到自己的責任,不該要求快遞公司全額賠償;而另一方則認為無論保價與否,寄件人作為消費者已經支付了服務費,快遞公司就應該安全地把物品送到目的地,若中途出現損毀或丟失,就該全額賠償。
而在現實生活中,對于未保價丟失的快遞,快遞公司則是以無法證明其物品價值為由拒絕或減輕賠償。例如,在浙江經商的陳先生為客戶定做了一批價值1.3萬元的機械齒輪,通過百世匯通快遞從浙江寄往新疆,運費為660元,貨到付款。一個月之后,百世匯通向陳先生確認這批快遞丟失,后表示因其未保價,貨物價值又過高,無法進行原價賠付,只愿意賠付1500元。
那么,快遞公司為何如此“理直氣壯”地不賠或少賠?據了解,根據郵政法規定,未保價的給據郵件丟失、損毀或者內件短少的,按照實際損失賠償,但最高賠償額不超過所收取資費的三倍;掛號信件丟失、損毀的,按照所收取資費的三倍予以賠償。因此,大多數快遞公司針對丟失、損毀消費者郵件的情況,均參考郵政法進行賠付。比如韻達快遞規定,“未保價快件按寄件人在運單上選填的實際支付快遞費的合理倍數賠償,寄件人未選填賠償標準的,視為同意按實際支付快遞費的五倍賠償。”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成員邱寶昌表示,郵政法規定郵政普遍服務業務范圍內的郵件和匯款的損失賠償,適用“按照所收取資費的三倍予以賠償”的規定。“快遞業務不屬于郵政普遍業務,所以其并不適用于三倍郵費的限價賠償,如果未保價貨物在快遞過程中出現貨物滅失,內件短少,應依照調整平等主體之間法律關系的民事法律作為依據來確定賠償責任,如實踐中普遍適用的合同法。”
“快遞貨物時,快遞方與寄件人之間的基礎法律關系為運輸合同關系。”江蘇圣典律師事務所律師、高級合伙人吳世柱表示,如雙方因貨物丟失而產生財產損害賠償問題,應適用合同法第107條: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學會商法學研究會副會長葉林在《光明日報》上撰文表示,我國法律和行政法規均將快遞服務視為民事活動,在處理相關民事糾紛時,應當主要適用合同法而非郵政法。快遞服務應當準時快捷,及時并安全地將寄件交付到收件人。寄件發生滅失或者毀損,直接損害了客戶的安全保障權,快遞企業應當全額承擔賠償責任。即使寄件的滅失或毀損被視為是侵權引起的后果,快遞企業同樣應當全額承擔賠償責任。
“格式條款”能免除賠償責任嗎?
既然快遞服務適用合同法,那么根據合同法第312條規定,貨物的毀損、滅失的賠償額,當事人有約定的,按照其約定;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61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按照交付或者應當交付時貨物到達地的市場價格計算。
消費者在寄送快遞時,都會填寫一份快遞單,而在快遞單上,則是各家快遞公司自己擬定的“快遞服務合同”“快遞服務協議”等格式條款。中通快遞在其快遞服務協議中聲明“未保價的快件,賠償上限為人民幣500元”,圓通速遞則聲明“未保價的快件,丟失、毀壞、損少,物品最高賠償不得超過300元/票,文件最高不超過100元/票。”這樣的聲明能夠免除其賠償責任嗎?
對此,吳世柱表示,快遞企業對通常使用的格式條款應負有說明解釋的義務,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與寄件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同時,快遞人員在收件時有當場驗視內件的義務,如果用戶拒絕驗視的,可以不予收寄。這些規定給快遞企業增加了“可預見性”義務,而價值上萬元的貨物丟失或破損,快遞企業以未保價為由,只賠幾千元甚至幾百元,顯然是不合理的。因此,在司法判例中常以貨物的實際價值進行賠償。
經營淘寶店的李先生曾通過一家快遞公司寄送價值30964元的手機配件,支付了43元運費并未保價,后貨物丟失。快遞公司認可李先生寄送的貨物為手機配件,但不認可他所寄送的貨物價值3萬余元,并表示因其未保價,依據快遞單背面《國內快遞服務協議》的約定,對未保價物品只能按照最高賠償不超過300元/票的標準進行賠償。李先生不同意這樣的賠償方案,雙方經多次協商未果,李先生起訴至廣東省廣州市花都區法院,要求該快遞公司按照貨物的實際價值賠償損失。
花都區法院經審理認為,李先生并未在某快遞(詳情單)“寄件人簽名”一欄簽名,某快遞公司亦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已采取合理方式對該條款向李先生進行說明,故根據法律規定,該格式條款無效,判決該快遞公司向李先生賠償損失30964元。
不保價就不能獲全額賠償嗎?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選擇網上寄件,而網上寄件時如果不勾選“我已同意并接受《快遞服務協議》”一項,就無法下單完成寄件。如果寄件人同意快遞企業的格式條款,但仍未選擇保價,在這種情況下,價格昂貴的快件丟失可以獲得全額賠償嗎?
葉林認為,是否選擇保價,是寄件人自主決定和選擇的事項,不應成為快遞企業免除違約或侵權責任的理由。即使寄件人未選擇保價,也不能免除快遞企業的全額賠償責任。對此,邱寶昌也持相同觀點,“保不保價不影響快遞企業賠償金額,只要寄件人能證明丟失或損毀快件的全部價值,就可得到全額賠償。”
“大部分快遞企業會在自家擬定的格式條款中提醒寄件人對貴重物品進行保價,并且說明對未保價快件的理賠方法,甚至標出爭議解決方式,這類格式條款并不能完全免除自身責任,也不能排除寄件人要求賠償的權利。”吳世柱表示,當寄件人未保價的快遞丟失或損毀時,如實際損失與快遞企業規定的賠償額差異較大,寄件人不必遵從快遞企業的格式條款中的賠償標準。寄件人可以及時與快遞公司聯系,確認快件損壞或丟失的環節、地點及相關責任人等。如有關爭議得不到解決,按《快遞暫行條例》的規定,向所在地的郵政管理局消費者申訴中心進行投訴,申請調處。調處不成的,可以持能證明快遞實際價值的相關證據向法院主張權利。
吳世柱還提醒,作為快遞行業應加強內部管理,避免給客戶造成損失,這是根本;同時,作為消費者,也應遵從快遞行業的交易習慣,以免自己的貨物遭受損失時,處于被動境地。
首頁
白小姐内幕真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