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研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學術研究 > 論文薈萃 > 正文

熱議“快遞小哥評職稱” 是對快遞業人才成長的關切

發布時間:2019-12-10 09:02:05 工人日報

我國快遞行業的發展面臨著全球化競爭,比拼的不僅僅是誰能風里來雨里去,更是產業鏈條中端、后端的高技術研發與應用。就此而言,提升快遞工程技術人員的職業化水準,事關整個行業的未來競爭力。
據12月3日《北京青年報》報道,近日,山西省太原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向全市首批38名“快遞小哥”頒發初級職稱證書。今年以來,全國多地陸續開展了對快遞工作人員的職稱評定工作,最高的可以評為正高級工程師。不過,目前“快遞工程”的職稱評審是針對整個快遞行業,取得職稱的多是快遞物流企業的行政或管理人員。
對這一消息,網上褒貶不一。有網友認為此舉“可以推動社會更多地理解快遞業、尊重快遞員。”有人則批評“看似尊重勞動與付出,實則是無用功。”其實,這一消息被很多人誤讀了。
不少人以為一線攬收派送的快遞小哥也可以評職稱,實際上,此次職稱評定的是“快遞工程”,面向的是快遞行業整個鏈條上的崗位。除了我們平常接觸到的一線攬收派送的快遞員外,快遞行業的產業鏈條很長、很復雜,包括快遞基地的布局、自動化設施的建設、技術研發等,其中諸如依托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的不少崗位的技術含量很高。從此次職稱評定的條件和門檻來看,更多地是面向快遞工程技術人員,從實踐看,目前獲評職稱的也多為技術人員或行政管理人員。
消息被誤讀,與媒體報道有關。不少媒體報道的標題是“快遞小哥可評職稱,最高可達正高級”,帶有誤導傾向。此外,公眾對快遞群體的權益、職業發展有著關切,強烈的情感代入,也擴散了這種誤讀。
厘清對“快遞小哥可以評職稱”的誤讀,更有必要對快遞行業本身的發展有更深入的了解。對快遞工程技術人員而言,2015年新版《國家職業分類大典》明確了快遞工程技術人員的職業分類,但是相應的職稱評價制度尚沒有建立起來,快遞工程技術人員的技術資格缺乏國家和行業認可。為其開拓更廣闊的職業空間、規劃更合理的職業發展路徑,是保障快遞行業健康發展的應有之義。在職稱序列中增設快遞工程專業,正是基于這一現實考量。
有統計顯示,我國快遞員數量有300萬人,這無疑是一個龐大的勞動群體。對一線普通攬收派送人員而言,評職稱顯得與現實頗有距離,他們更在意的,可能是如何保障能拿到合理的薪酬,路上出了事能否享受到工傷保險待遇,被投訴或差評后有沒有申訴通道等等。所以,我們與其在快遞小哥也能評職稱上歡呼鼓掌,不如共同呼吁保障其貨真價實的權益。
與此同時,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一個行業的健康快速發展需要標準化、專業化的評價機制和人才選拔機制。我國快遞行業的發展面臨著全球化競爭,比拼的不僅僅是誰能風里來雨里去,更是產業鏈條中端、后端的高技術研發與應用。就此而言,提升快遞工程技術人員的職業化水準,事關整個行業的未來競爭力。同時,有必要關注的是,我們需要更多舉措保障包括快遞員在內的新興行業從業者的勞動權益、激勵創新創造的工作熱情,為這些行業從業者的發展前景提供更多支點。
經濟的發展讓社會分工更加精細化、層次化和多樣化,新興職業群體還會源源不斷涌現,每個行業都需要有足夠的深度才能在市場中勇立潮頭,而這樣的深度說到底還是要靠人才來開掘。兩年前,江蘇省根據交通智能一體化、智能收費等領域發展的實際情況,在工程領域新增了鐵路工程專業、智能交通工程專業等職稱評定,以推動相關專業的縱深發展。
在加快產業轉型升級的當下,如何讓既懂理論,又有技術、技能的勞動者的勞動價值獲得更多認可,如何為保障普通勞動者權益創造更多條件,為勞動者職業前景提供更多可能,都是我們面臨的新命題。
首頁
白小姐内幕真全